史前法国   古代法国   中古世纪的法国   近代法国   十九世纪的法国   法兰西共和国   


  第一次铁器时代(前850年-前450年)的部酋分立
  
  相对地,诉诸考古发现的话,则能让我们比较确定地重现晚期石器时代、青铜时代相对稳定的社会之后,突然爆发的军事与社会巨变。许多遗址的“年代下限”(terminus postquem)显示,这些动荡发生于前850年左右,也就是第一次铁器时代。
  
  在这个时代当中,考古学家们可以重新发现当时经济和技术发达的聚落,其中一个座落于阿尔卑斯山当中,很可能就是塞尔特人来临之前的遗址。
  
  这个时代的特征似乎是由规模不小的酋邦(principautés)所支配,并由好战的贵族体制所统治。这些“塞尔特部族的君长、女王”(语见帕特里丝·布杭Patrice BRUN)以兵器和华美的二轮战车陪葬,如同今法国金丘省(勃艮第大区)的维克斯(Vix)以及德国符腾堡州侯赫多尔夫(Hochdorf )等地所见。他们的墓葬同样揭露了来自地中海文化圈(特别是埃及)的奢侈品在此出现,见证了这些贵族的巨富当中亦有商业贸易的一面。
  
  前6世纪初,希腊商人在地中海的Lacydon海湾建立了马萨利亚,这个希腊殖民地成为贸易中心。在马塞定居的希腊人来自小亚细亚的Phocée城。
  
  早期历史
  
  最早记载关于未来有一天将会成为法国的这块土地上人民的文献资料,是用希腊语写成的。就算我们接受这些关于腓尼基殖民者在前600年左右建立马萨利亚(Massalia,今马赛)的材料(修昔底德写关于马赛),这些资料也只限于粗略的介绍,提到北边有“辛梅里人”、南边有(来自隆河?)的“利古里亚人”,却没有指出其他更明确的地理位置。
  
  不可不看的是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及柏拉图的弟子,前384年-前332年),在他的作品中有提到“塞尔特人”的风俗,他们是来自隆河和阿尔卑斯山之间的凯尔特居民。(希腊语κέλτοι。)亚里斯多德氏就像罗马人入侵以前的大多数古典时代史家一样,一再强调塞尔特人好战的价值观以及(以现代意义而言的)的野蛮风俗。他留下的记录之所以深具意义,是因为他执笔的年代,正值塞尔特诸部大肆扩张,散布直到多瑙河河口以及高卢最深处角落的每一片土地。这些间接的材料针对未来法国的部份,只有寥寥数语。
  第一次铁器时代(前850年-前450年)的部酋分立
  
  相对地,诉诸考古发现的话,则能让我们比较确定地重现晚期石器时代、青铜时代相对稳定的社会之后,突然爆发的军事与社会巨变。许多遗址的“年代下限”(terminus postquem)显示,这些动荡发生于前850年左右,也就是第一次铁器时代。
  
  在这个时代当中,考古学家们可以重新发现当时经济和技术发达的聚落,其中一个座落于阿尔卑斯山当中,很可能就是塞尔特人来临之前的遗址。
  
  这个时代的特征似乎是由规模不小的酋邦(principautés)所支配,并由好战的贵族体制所统治。这些“塞尔特部族的君长、女王”(语见帕特里丝·布杭Patrice BRUN)以兵器和华美的二轮战车陪葬,如同今法国金丘省(勃艮第大区)的维克斯(Vix)以及德国符腾堡州侯赫多尔夫(Hochdorf )等地所见。他们的墓葬同样揭露了来自地中海文化圈(特别是埃及)的奢侈品在此出现,见证了这些贵族的巨富当中亦有商业贸易的一面。
  
  前6世纪初,希腊商人在地中海的Lacydon海湾建立了马萨利亚,这个希腊殖民地成为贸易中心。在马塞定居的希腊人来自小亚细亚的Phocée城。
  凯尔特人(前450年代至前2世纪)
  
  前450年到前400年,艺术品风格重新发生了巨大变迁,这可能意味着政治方面也发生了变化。在那个时候,出现了La Tène文化。按照传统的观点,高卢的时代从此正式开始,但是考古遗址发生变化的理由目前还在争论中。
  
  按照第一个观点,在地中海文明的影响下,社会发生了逐渐的变化,外来民族逐渐扩散。按照第二个观点,凯尔特侵略了原住民的领土,这些原住民从前史一直到凯尔特人的来临前,变化很小。
  
  我们无法了解这些社会变迁的事实,只能提出一些假设。目前大部分的专家推出折中观点:既发生了漫长的文化扩散过程,也发生了凯尔特的入侵。
  高卢独立时代
  
  到了公元前2世纪,希腊文和拉丁文之中关于高卢族和高卢国的记载越来越多,揭开了高卢族部分的神秘面纱。高卢(拉丁文 Galli)一词最早出现在罗马政治家Caton的笔下(公元前168年),他指的是从法国入侵意大利北部的高卢族人。
  
  在公元前二世纪末,在希腊殖民地马赛的影响下,且因高卢族和地中海的贸易交流,高卢族的一些部落开始希腊化,也开始运用希腊字写高卢语,但是由于宗教的忌讳,高卢族没有把其丰富的口传历史写成文字,限定文字的运用范围为商业和贸易。因此,在高卢语消失之后,这些传统随着被淡忘了。
  
  高卢被划分成几个部落,那些部落之间的领土界限显然被划定得非常清楚。这些界限和未来的罗马“城市”(Civis)的界限相吻合,亦和现代法国的省相吻合。
  
  La Tène文化末期的高卢在语言、文化等方面显示出稳定的状态。但是,按照罗马的历史学家,在社会政治方面,高卢的君主制度和贵族制度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选定的法官(高卢语vergobretos)。
  
  罗马人征服高卢之前一个世纪是高卢文明的鼎盛时代,经济繁荣,文化发达,不象罗马作家和西方19世纪历史学家描述得如此野蛮落后。在那个时代出现了规模非常大的城堡(oppidia),也开始运用钱币:高卢人文明的水平不低于前2世纪的罗马。
  
  高卢人对罗马文化的贡献非常众多。在军法和技术方面,罗马人不仅采用了高卢人的许多发明,也借了高卢语的词汇,例如:木桶、剑(gladius)、锁子甲、肥皂、马车(carrus)等。
  罗马征服高卢(前125年至前51年)
  
  在前2世纪末年,罗马已经征服了高卢的东南部(现在法国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和朗格多克-鲁西永等地区),这些地区被称为“Gallia togata”,即“穿罗马式长袍的高卢”,因为这些地区的高卢人最早受到罗马影响,开始采取罗马的生活方式。
  日尔曼人入侵
  
  在406年12月31日夜里,汪达尔人,苏维汇人等日尔曼“野蛮”民族和阿兰人趁冬天莱茵河结冻之机一同侵入罗马帝国。由此开始一直到476年西罗马帝国的覆灭,皇帝的权利日益减少,高卢的罗马代表也不敢反抗日尔曼人。在帝国行政里,那些日尔曼族人被划入两个不同的阶级:联邦者foederati和殖民者lètes。
  
  现时法国领土是由高卢族地区组成。西元前1世纪至5世纪,罗马统治著主要由高卢族(Gaulois)、凯尔特族(Celte)和在西南部的巴斯克族(Basque)所组成的人口。486年,来自东方的法兰克人(Francs)首领克洛维一世(Clovis I)征服了在卢瓦尔河(Loire)和索姆河(Somme)之间的罗马领土。后来他将现时北部和中部法国地区纳入统治,并在496年将罗马天主教定为国教。其他日耳曼统治者仍是以阿里乌主义(Arianisme)为宗教。

<< 前一朝政:史前法国
后一朝政 >>:中古世纪的法国


评论 (0)